十年前,山西太原發生了一件“7.28特大金融詐騙案”,涉案金額高達11億元,這讓當時山西太原的銀行業幾乎無一幸免,同時這也是山西省“建國以來最大的金融詐騙案”。案發後,這起案件的主犯朱某、孔某逃往國外,開始他的逃亡生活。今年獵狐2014行動中,警方鍥而不捨,一個長達十年之久的特大金融詐騙案的犯罪嫌疑人朱某、孔某終於被緝拿歸案。
  “7.28特大金融詐騙案”嫌疑人逃亡十年後被押解回國
  2014年8月1日,“7.28特大金融詐騙案”嫌疑人朱某和孔某,被山西警方成功押解回國,至此,兩名被公安部列為B級逃犯的犯罪嫌疑人,結束了他們十年的逃亡生活。
  警方:你好,太原110報警中心。
  2004年7月28日晚上8點,太原警方接到了一個讓他們倍感震驚的報案。
  山西省太原市經偵支隊副隊長劉暉濱:建行來我局報案,說儲戶的一億五(千萬元)不翼而飛。
  山西太原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四大隊副中隊長陳武新:非常震驚,不可思議,你存到銀行,把錢都讓別人取走了,偷偷取走了,那樣什麼地方存錢能放心。
  劉暉濱:被犯罪分子全部提了現,就是轉走了,分了40多個單位,把1.5億元全部轉帳,沒有了以後,當時智信網絡的賬戶上是餘額7萬多元,這樣時候我們發現這個事情特別重大。
  原來,2003年7月25日,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在中國建設銀行太原市萬柏林支行開戶存入1.5億元,存期一年。然而,一年後等這筆巨款到期的時候,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才發現,這筆1.5億的巨款早就被人陸續轉走,賬戶上只剩下7萬多元錢。
  劉暉濱:發現這些錢打到若干個公司,提現、消費、轉帳把這些錢變了現都轉了,當時我們發現一個共同的規律,這些公司大部分法定代表人都是朱某,就是新型建築材料公司的法人朱某。
  朱某,太原市新型建築結構公司法人代表。而此時警方發現,朱某在轉走巨額資金後,不等受害公司察覺,早就逃的無影無蹤。
  在調查朱某詐騙建設銀行這1.5億元一案時,警方發現,這個案件只是山西金融系列詐騙案的冰山一角。
  就在警方緊鑼密鼓地調查案件時,另一個更加令人震驚的消息傳來。8月3日、8月5日、8月7日、8月9日,農業銀行、中國銀行、交通銀行陸續向警方報案,他們銀行也有大量資金被人偷偷轉走。5天之後,警方統計和調查的數據顯示,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中,除中國工商銀行外,山西太原銀行業幾乎全部出現問題。除此之外,還有證券公司、信托公司和企事業單位也牽連其中,案件共涉及山西省轄內銀行分支機構近20家,損失金額高達11億5615萬元,共計73起金融票據詐騙案件。
  山西警方迅速成立了“7.28”特大金融詐騙案專案組,抽調100多名警力晝夜追查。
  通過警方夜以繼日的艱苦奮戰,不到兩個月,警方刑拘涉案人員26名,及時凍結80個涉案賬戶,發現這一系列金融案件的作案手法相同。
  通過警方的調查發現,“7.28”系列金融詐騙案是一幫竊賊通過與銀行人員內外勾結,私刻印章、偽造轉賬支票等手法,將各大銀行存款轉至其他賬戶,再以直接提現、轉為承兌保證金等形式,騙取巨額資金,組建了一條運作順暢的“蒸發存款流水線”。這一系列金融詐騙案共涉及40多名犯罪嫌疑人,在警方的追擊下,大部分犯罪嫌疑人都已經落網,但是騙取建設銀行1.5億元巨款的朱某和孔某一直潛逃國外。那麼,犯罪嫌疑人朱某到底是什麼人呢?他騙取巨額資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?
  曾是赫赫有名的老闆卻因賭博走上不歸路
  2004年7月28號,山西警方接到建設銀行太原市萬柏林支行報案之後,迅速展開調查,不久之後,警方就發現,這是一起由朱某和銀行內部工作人員內外勾結的金融詐騙。
  那麼,朱某是如何與銀行內部工作人員勾結的呢?今年50歲的朱某是太原市新型建築公司法人代表,2003年5月,因為公司出現資金困難,朱某向建設銀行太原市萬柏林支行提出貸款想進行周轉。
  犯罪嫌疑人朱某:就是資金周轉比較困難,我跟銀行談,我要貸一部分款。
  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:貸多少錢?
  朱某:當時銀行他也答應了,要給我一個億。
  據朱某交代,為了能及時拿到這筆巨額的銀行貸款,他採取了先存款、後貸款的方式,通過熟人介紹,以承諾高息的方式,讓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將1.5億元存入建設銀行。
  2003年7月25日,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在建設銀行太原市萬柏林支行開戶,存入了1.5億元的資金,存期一年。可是,當朱某找到當時建設銀行行長邵某貸款的時候,卻發現貸款並沒有那麼容易。
  那麼,建設銀行行長邵某會想出什麼辦法呢?據朱某交代,邵某想出來的辦法,就是讓他以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的名義,先終止1.5億元的一年期存款,將剛剛存進來的1.5億元轉走。
  邵某給朱某的那份複印件,就是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開戶時的銀行預留印鑒卡,如果儲戶中途想要取款,轉賬支票上的公章必須和銀行預留印鑒卡上公章進行比對,準確無誤之後才能取款。於是朱某讓自己公司的總經理孔某,謊稱是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,拿著印有假公章的轉賬支票到銀行轉賬,結果卻出現了問題。
  為了能夠逃避銀行的監管,順利將1.5億元資金取走,朱某通過贈送手機、高檔手錶等方式,賄賂銀行的管理人員和財務人員,用假的印章更換了銀行預留印簽。
  更換了銀行印鑒卡之後,從2003年7月31日,也就是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將1.5億元存入建設銀行的第5天開始,朱某先後將1.5億元打入山西德利安商貿有限公司、太原市御龍工貿發展有限公司、山西銀鑫科貿有限公司等多個公司的賬戶,最後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賬戶里只剩下7萬餘元。
  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:就是他一共有多少個公司,註冊的?
  劉暉濱:在太原應該有20餘家,在北京我們查獲的有4家,在大同也有他的公司,涉及山西、北京、河北、太原均有他的投資公司。
  據瞭解,朱某名下有26家各種名目的公司,其中大部分都是用來轉賬的空殼公司。那麼,被朱某非法轉走1.5億元的巨款真的是為了公司的資金周轉嗎?
  採訪時,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調查瞭解到,十年前,朱某在山西小有名氣。初中沒畢業就跑到廣州做貿易,後來在山西大同創辦了英特俱樂部,一度成為大同地區規模最大、檔次最高的娛樂場所,一年盈利就達2000多萬。
  朱某當時已經管理著一家500多人的公司,在很多人眼裡,朱某是一個手眼通天、很有本事的一個人。採訪時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瞭解到,朱某曾經是山西省赫赫有名的人物,因為公司一直盈利,所以朱某還曾經拿出錢去捐款,做慈善。
  為什麼一個叱詫風雲的老闆,會慢慢的走向犯罪的道路呢?
  朱某:主要就是那個賭錢把我害的。
  按照朱某的說法,賭博既刺激、又來錢快,於是,他便不停地出入各種賭博場所。
  朱某:我在賭場的時候一晚上贏過五千多萬,拿三百萬,贏了以後又膨脹了,這錢來得快,最後輸的時候,今天一千萬,明天兩千萬,最後就輸了。
  警方在偵查時發現,朱某非法詐騙建設銀行1.5億元的資金中,有4000多萬都用於償還賭債。
  2004年5月,山西智信網絡有限公司存入建設銀行1.5億元一年期的存款到期,僅剩下2個月的時間,沉浸在各種賭博場所的朱某突然發現,自己的公司根本沒有辦法堵上這個窟窿。眼看著事情就要敗露,朱某害怕了。
  2004年7月1號,朱某已經黔驢技窮,於是他瞞著家人,帶著900多萬現金,與公司總經理孔某,先後外逃國外。
  我們看到曾經生意做的紅紅火火、還當過山西省政協委員的朱某,因為豪賭走向了犯罪的深淵,在騙得1.5億元之後,朱某逃往國外,一逃就是十年。在朱某和孔某逃往國外之後,警方迅速發佈紅色B級通緝令,實施網上追逃。那麼朱某和孔某是如何度過這十年的呢?
  逃亡十年輾轉十幾個國家曾遭遇入室搶劫
  2014年7月的一天,負責7.28特大金融詐騙案的警官劉暉濱接到一個電話,這讓他既意外又興奮。
  劉暉濱說,據朱某朋友的透漏,在電話里,朱某有意回國自首。那麼,是什麼原因讓逃到境外十年的朱某想自首呢?十年來,他過的是究竟是什麼樣的逃亡生活呢?
  2004年7月,為了逃命,朱某從香港逃往非洲。
  朱某:剛開始去了非洲的一個島國待了幾天以後,因為我覺得不安全,我選了個跟中國沒有建交的國家,它那個沒有建交,叫斯威士蘭,飛到那以後,我從斯威士蘭花錢買關進去的南非,他電腦就沒有我這個名字,我就害怕查到。
  朱某和孔某告訴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記者,十年的逃亡,他們經常在驚恐中度過。
  十年來,朱某和孔某不斷變化著身份,更改自己的名字,先後買了新加坡、泰國、塞舌爾、柬埔寨、肯尼亞、南非等多個國家的護照,漂白自己的身份。但總是誠惶誠恐。
  朱某交代,逃亡的前兩年,他們一直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,直到2006年,朱某在南非辦了工作居留,還買了套高檔住所才暫時安頓下來。但是,讓朱某和孔某沒想到的是,沒過多久,他們的異國安家夢就隨著一起入室搶劫案的發生破滅了。
  朱某:當時我就想,要這樣的話,要死死在中國,不能死在國外,死在國外,都不知道我是誰。
  離開南非之後,朱某和孔某輾轉幾個國家後,又到了新加坡和柬埔寨,每天他們在擔驚受怕中度日,而更讓他們備受煎熬的是,十年的時間都無法與家人聯繫。
  十年裡,他們帶走的900多萬現金也所剩無幾。逃亡的日子里,他們一直都在密切關註著國內的動向。
  今年7月,朱某在網上看到了我國公安部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的獵狐2014專項行動,當他得知自首可以有寬大處理的政策時,他給朋友打了電話,轉達了他要自首的消息。
  得知朱某要自首的消息後,辦案警官劉暉濱在電話里,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,不厭其煩地給朱某講解這次獵狐行動的政策。太原市公安局,山西省公安廳也先後多次和朱某電話溝通,希望他能投案自首,但朱某還是有所顧慮。
  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邊智慧:他最大的顧慮現在就是說是不是(沒有)死刑,這是第一個,一個就是他考慮他回來以後,審判和案件的移送能判多少年。
  朱某:就害怕判得太重,判得太重,因為我現在都50歲了,不能這輩子就這樣結束了。
  經過多次溝通,朱某向警方提出,如果自首,他想見見自己的家人。
  邊智慧:他在電話當中非常急迫,他說我就是對老人的懺悔,因為他一個兒子是前妻的,他就跟我講,就說和人家的老人沒有任何血緣關係,人家給他管了十年,況且他孩子還有點病,我說這個沒有問題。
  得到了警方的承諾,在內心深處對親情的強烈渴望下,朱某決定回國自首。
  孔某:從我內心來說,我肯定雙手贊成了。
  2014年7月底,中國警方前往柬埔寨,在和柬埔寨警方共同合作下,8月3號,逃亡了整整十年的朱某、孔某兩人被押解回國。回到國內後,警方特意安排朱某和孔某和家人見了面,了結了他們的心愿。朱某跪在兩位老人面前,向老人懺悔。
  朱某岳父:都要給人家如實交代,交代清楚戴罪立功,早一點出來,過正常人的生活。你的兩個兒子都在等你,我們也都等待你。
  朱某:想年輕的時候也輝煌過,也做了好多事,非常後悔,走到今天真的不應該,也對不起家人。
   據央視網  (原標題:獵狐2014:億元金融詐騙嫌犯落網)
創作者介紹

胡杏兒

ogdkqkgm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